Ame_

Alice.K / Taiwan.
創作雜。關注感謝,取關隨意。

覺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整理了一些平常跟朋友聊天還有自己妄想的閉鎖區組互動內容。OOC一定有,至於髒話我碼掉了。

不怕被打臉,只怕官方不賞臉。請給我更多翔跟優夜的互動。(合掌)

20170720+


【動畫劇情延伸篇】


 翔「我覺得不公平」

 優「蛤」

 翔「為什麼你拿木刀長度剛好可以那樣用(如圖),我的三節棍卻不行」

 優「你白癡啊。」


 翔「還可以當拐杖」

 優「我才不會那樣用呢,你果然是白癡嗎。」


 優「不爽你也拿刀劍啊……嘛、不過,神木黑那岐丸也只有我手上這一把就是了。」

 翔「那我拿妖刀村正吧!」

 優「神經病啊」(...

「我可不能丟下你,一個人下地獄啊……!」

 翻成中文,故事整個都變了呢……! (不知道自己看了什麼.jpg)


「我怎麼可能留下你,就這麼墜入地獄啊 要死當然是一起死啊優夜」

「把你一個人留下,自己跑去領便當什麼的,我可做不到啊!!」

「丟你一個人我是不能下地獄的」 (這是很想下去的意思?還是是棄養動物良心不安?)


 到底是想怎樣,難不成是得優夜一個人生在世會很孤獨嗎???

 整句只看到一個重點:無論如何死也要跟你一起死

 這是一個同歸於盡的節奏?還是病嬌??這是一個虐戀故事??? 


 突然對自己的日文能力好疑惑啊。 (惶恐) 


 但是,翔真的神可愛。(合掌)

 順帶一...

我也好希望有人可以告訴我怎麼樣才叫合理使用。(無奈)

和諧器測出的是答+案還有爆+炸所以改了一下。

【授權翻譯/MHA】執子之手(切島鋭児郎×爆豪勝己)

※禁止無斷轉載、禁止無斷轉載、禁止無斷轉載。


授權:


作者:鎖アルカ 様

原文連結(LINK):http://privatter.net/p/2524597

已交往設定,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的切爆。


譯者:我(Ame/アリス)

校對、助理:AIBO( @🍵 )

重要:其實標題的直譯應該是「借我你的手」,比較像「請將你做為回覆伸出的手交付予我」的感覺。打出來的那個標題只是比較文藝而已,但沒有很貼近原意。

女神大人的文筆非常之棒,請懂日文的各位務必欣賞。...


  巨大的翅膀從身後展開,在身上與草地灑下一片陰影,光卻似薄紗般鋪上,輕輕一拂,微風吹來熱浪,摻雜鱗粉,那是亮得螫人,怎麼也送不來身邊,可就是在那兒──夜晚是黑的,而黎明總是白的。聖德芬一低頭就是深坑,佈滿沼澤,他拔不出腳,無法逃離,只能選擇直接面對,於是那人的身影逐漸於逆光融合,難以分辨,此後眼中唯獨留下了光。他是光,他的步伐他的身影是光,他的舉手投足,不管有多麼微不足道,全部都是光。腳下踩著生命,時重時輕,聽不見一聲嘆息,促使聖德芬成為指標,引出來到他的身邊的捷徑,更快一點、再近一些。

  那不該會是傷人的,可是控制不了的東西還是有的,例如臆想,例如幻影,他向夢中伸出手,搆得著的東西,終...

ハルカトミユキ「長い待ち合わせ」


作詞:ハルカ

作曲:ハルカトミユキ


それじゃあね。

あそこの角を曲がってすぐのとこにいるから。


那麼待會兒見。

我就在這邊轉角過去立刻就能看到的地方等你。


詰めすぎた重い鞄を

今更少し後悔してる

どうしても見せたい本と

言いたいことが沢山あって


背著裝入太多東西而沉重的包包

現在才在為此覺得後悔

因為無論如何也想閱讀的書本和

想要說的話實在太多了


約束の時間がきても

なぜだか一人ぼっちで

「今から走ってくから、もう少し待っていてよ。...

「命の息吹き」中文翻譯

林原めぐみ「命の息吹き」


作詞:椎名林檎

作曲:椎名林檎


浮いては沈み漂ひ流されてゐるけれど

過去は未来と出会ふの こゝへお出で


浮了又沉的 隨波逐流 但在這裡頭

過去是會和未來相逢的 過來這裡吧


潮のかをり 春のきざし

期待通り小さいいざなひ


海潮的香氣 初春的預兆

符合期待之中的隱晦引誘


尊いものはいつも素性を明かしてゐる

ちやうどこの蝶のやうに


高貴的人無論何時都散發著本性的光輝

正如這蝶一般


渇いた貴方の為に私は花になる さあ...

其實我真的跑去玩GBF惹。(

三月のパンタシア「群青世界」


作曲:aokado

作詞︰meg rock


ぼくに たりないものは

きみが 全部 もってる

ぼくが なりたいものは

きみが望む すべて


你擁有我所缺少的一切

我渴望成為你所期望的全部


出逢った瞬間に

きっと もう わかってた

はじまりよりも はやく


相遇的瞬間就已經明瞭了

就在初見的更早之前


ことばの裏側に

いつだって かくしてる

想いは のみこんだまま


藏在話語內側的真實想法

總是無法吐露出來


今 ぼくらを 閉じ込めている 世界なんて

意外と あっけなく 変わっちゃうよ?


現在這個囚禁...

*GBF,ルシフェル←サンダルフォン。極短、捏造,意識流。


  在萬魔殿的日子是很無聊的。

  這裡的空間狹小又陰暗,明明什麼也沒有,虛無卻像是化為了實體一般擠壓著生物的存在,總叫人覺得喘不過氣;而且最主要的是,就連一扇窗、欄杆隙縫之中也沒有一束光線。這裡有的總是黑暗。看不見他人、看不見自己。

  手邊沒有任何工具,聖德芬便以指代筆刻下一橫。他畫得很深很深,最初只是一隻指頭,流下了幾滴血,後來時間越來越長,他越發用勁,愣是直讓十指掛滿傷痕,血肉模糊。

  那時候聖德芬會想在天上的日子,也不至於懷念。在研究所裡,儘管很平靜,每一日過得都和前一日別無二致,沒有歸屬於他的...

© Am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