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_

Rom專

【UnLight】一月十二日(雙艾)

*Evarist / Izac .

*平淡無味的生前日常,沒有CP味道、沒有R卡劇透,只有一大堆的私設捏造。

*生日賀文。












  進食的過程中安靜得有些令人感到無趣。艾依查庫口中咀嚼著有些半焦不熟的麵團悶不作聲想著,艾伯李斯特的廚藝還是同樣的差勁沒有半點進步。


  艾依查庫總是習慣在自己的鬆餅上加上幾乎要滿溢出整個盤子的蜂蜜,相反過來,艾伯李斯特則是只會倒上精准份量的楓糖;起初艾伯李斯特會為艾依查庫的作為輕輕蹙起眉,不過到了最近也已經習慣似的放縱了那近乎奢侈的吃法。

  他們共同使用的餐桌並不寬敞,甚至稱得上是有些狹窄,艾依查庫喜歡在早晨時來上一杯從冰箱裡取出的新鮮牛奶,而艾伯李斯特則是偏好一杯現煮的黑咖啡,倆人都已經無意識的接受這份清晨時環繞在空氣當中的香氣了。

  艾伯李斯特的右手旁放著一瓶破碎的酒瓶,從裝滿水卻沒有瓶口的裂面所延伸出來的是一朵小小藍色的花朵,艾依查庫昨晚回來的時候好個閒情逸緻,但是艾伯李斯特沒有出口調侃,只是在擺弄桌面時默默的移了個邊。


  無趣的擺弄著刀叉,艾依查庫暴露於空氣中的右腳掌踏上艾伯李斯特同樣赤裸的左腳掌。這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他們過去也不少因為過這餐桌的擁擠而無傷大雅的碰撞了不少回,誰也沒有出聲責備過對方,只不過到了現在已經逐漸能夠掌握距離,次數減少了許多。

  艾伯李斯特維持著微微低頭的動作,挑起鏡片底下的琥珀色瞳孔朝艾依查庫瞧了一眼,沒有特別的意味,艾依查庫淺藍色的左眼在對上艾伯李斯特的視線時便知道同居人沒有在生氣,於是得寸進尺調皮的吐了個舌頭。

  艾依查庫的腳底下傳來略高的溫度,這時艾伯李斯特將自己的右腳掌也踩上艾依查庫的右腳掌,輕輕的按壓了一下便移開了。


  「艾依查庫,你的腳好冰。」


  艾伯李斯特的語掉中染有一絲並不明顯的笑意,艾依查庫咬著叉子含糊不清「唔嗯」了一聲作為回應也收回了腳,這時候對面的同居人已經用餐完畢了。

  將刀叉擺置在陶瓷盤子之上,艾伯李斯特並沒有介意艾依查庫那曖昧不明的回應,指尖輕輕的將盤子推向桌子中央。


  「說起來,你今天不是要出門嗎」


  聞聲,艾依查庫抬頭瞥見牆壁上掛著的時鐘,九點十五分,距離預定的時間還有充份的餘裕,但是因為艾依查庫今天想繞點遠路因此不得不提早出門,於是艾依查庫對於艾伯李斯特並不算問題的句子點了點頭。

  將玻璃杯中的冰牛奶一飲而盡,艾依查庫站起身來將自己與艾伯李斯特方才使用過的餐具交疊在一起,再加上自己杯子,一同端到洗手台下沖水。


  當艾依查庫要走回房間時,艾伯李斯特一如往常的拿起了自己的早報起來閱讀。


  艾依查庫走進去時沒有關門,但是艾伯李斯特也沒有欣賞自己竹馬更衣的樂趣,不久後艾依查庫便走了出來,在艾伯李斯特的桌邊停留了短暫的時間,很快的又再次邁開腳步。

  艾伯李斯特拿下眼前的報紙望了一眼艾依查庫擺在桌上的東西,又隨著艾依查庫離開的身影轉動目光,恰巧撞見對方彎下腰坐在玄關綁鞋帶而略微提起的黑色襯衫下方那條套在被洗得刷白的牛仔褲褲頭的褐色皮帶是自己的東西。


  「這是什麼?」

  「啊? 紅線」


   確實,艾伯李斯特將目光重新移回自己身前的桌面,就是一條細長的紅色縫線。

  艾依查庫很快就聽出了艾伯李斯特的話中之意,站起身來拍拍沒怎麼沾染到的灰塵,拿起掛在一旁衣架上的卡其色風衣轉過身來面向艾伯李斯特,剛才用餐時的治療用白色紗布已經換成了平日外出時的獨眼皮革眼罩,艾依查庫輕輕勾起一個不羈的微笑。


  「我想你可以在下午出去和大小姐約會的時候將那條線綁在她們纖細得彷彿一碰就斷的小指上頭,深情款款的允下承諾:儘管我現在還買不起千萬鑽戒,但是總有一天我會和你……」


  艾依查庫沒有把後面的話講完,卻先被自己的諷刺給逗樂了。那是一個無趣的玩笑,艾伯李斯特並沒有打算搭理的意思,只是面無表情的推了下鼻樑上頭的眼鏡。


  「試試看吧?」

  「想都別想。」


  艾伯李斯特的眼神看起來隨時都想把那條紅線丟入垃圾桶當中,艾依查庫聳了聳肩表示不怎麼在意,一邊將自己手臂穿入外套的袖子當中。


   著裝結束,像是挑準了拉開門把時露出縫隙的這一刻,籠罩於城市的清光以及仍然有些懾人的冷風瞬間就迎面撲向了艾依查庫的身影。

  艾依查庫微微揚起頭瞇起一隻眼睛,映照在同樣色調的瞳孔當中的是燦爛明亮的天空與在這個地區中稀少出現於這個時段的暖陽,艾依查庫深吸了一口氣,並不討厭這種清澈的空氣,心情愉悅的開口。


  「如果你可以的話,我希望回來時不要看見那堆碗盤。」


  回頭的時候看見艾伯李斯特無聲的點了點頭,重新抖開自己的報紙起來抖開攤開在眼前。

  誰知道艾伯李斯特是不是真的有這個打算呢?但是這種事情現在追究也沒有用,艾依查庫輕輕呼了一口氣,筆直的邁開了穿著軍靴的腳步,那是標準的軍人步伐,然後將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一同鎖在充斥著與外頭相比溫度略暖的空間當中。


  「生日快樂,艾伯。」


  聞聲而驚訝的抬起頭時,完美的搭配了關上門的聲響。艾伯李斯特很快的認清了這個事實。

  艾伯李斯特終於放下了手中的早報,捏起了桌上那條意義不明的紅線,將它繫在桌面那朵車矢菊的根莖之上,艾伯李斯特很快就綁出了一個完美的蝴蝶結,低下頭露出一個誰也看不到的笑容,對著僅有自己存在的空間低語。


  「謝了,艾依查庫。」




Fin.

  20150112,沒想到我還會為了艾伯李斯特寫生日賀文,我自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我對N卡的感情有點心情微妙,稱不上是好是壞,不過我確定我不怎麼喜歡那個復活後的艾伯。

  And,因為這種無聊的R卡日常才是我擅長的部分,因此我才寫得出來。


  紅線是因為我在寫的時候在聽「ぼくらのレットイットビー」,雖然不太重要XD


评论
热度(10)

© Am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