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_

Rom專

*Arthur Kirkland / HMS Warspite.
*厭戰號戰艦擬人,原創設定,純屬自HIGH。←重要,請自行避雷。
*跟本家沒有半點關係。

 

 

 

 


  「你是來送我的嗎?亞瑟。」


  她從港口外的世界收回了視線,轉過身面向已經走到了她的身後的亞瑟,露出了一個和善的微笑。
  與她相反的,亞瑟的表情相當的昏暗,如同倫敦連續不絕的陰雨一般,清楚昭示了他現在的心情。


  但是厭戰號顯然沒有特別在意,或者說,她刻意裝作沒有發現的樣子,甚至開起了玩笑「好歹給我帶束花啊。」


  帶束薔薇吧,白的、紅的、藍的、黃的、粉紅色,各式各樣的。
  給我帶束美麗鮮豔的玫瑰吧,在名為大不列顛的島嶼之上土生土長的花朵。


  但是亞瑟仍然緊咬著下唇沒有開口。


  她嘆了口氣,又換了個話題「妖精小姐沒有來嗎?」語氣聽起來有些失落。
  亞瑟聞言猶豫了一會兒,厭戰號與他家裡的妖精──那些普遍他國或者一般人看不到的生物──感情都很友好,因此他家的妖精一聽見厭戰號要離開的消息便早已哭得不成人形。
  實際上,亞瑟自己也不好受,但他什麼也沒有說出口,只是向她沉默的搖了搖頭。


  「是嗎?」她仰頭望向了英國難得放晴的天空,嘴角勾起了平淡卻哀傷的弧度。


  亞瑟也終於不再死死盯著地面,他以正常的視角望向了厭戰號。
  她的容貌與亞瑟記憶中的印象相差無幾,縱使他們已經認識了三十年以上,每次見面的模樣都還是和初次見面時相當,只有身上的服飾隨著戰爭的變化而有了差異。


  厭戰號走到了亞瑟的面前站定,由於她高了亞瑟足足十公分有,因此在他的身型上投下了一層黑色的薄影,並且迫使了亞瑟必須抬起頭來才能看見她的臉。


  她伸出了她白皙修長的手指,以指尖輕輕的劃過了亞瑟身上的衣料,輕聲說道「我已經不能再穿上這套衣服了」。亞瑟的著裝是大英帝國皇家海軍的標準艦隊制服,那是有如狂風暴雨降臨的海洋般色調深沉的、藍色。


  亞瑟聞言一頓,妳已經不能再穿上這套制服了嗎?他無法回答自己內心的問題,也沒辦法做到從厭戰號的指尖倒退,於是他握住了她的手掌。
  隔著手套,他感受到前方船艦冰冷的機械溫度。


  她也應該戴上一雙白手套,以及一雙黑色的絲襪,踩上白色為底的長筒高根騎士靴,在腰間扣上米色的百摺裙,穿上白色厚羊毛所織成的毛衣,並且在外頭套上蒼藍色的制服,將工作服的鈕扣一顆一顆細心的繫上。


  儘管她曾經婉轉向亞瑟會抱怨衣服胸圍部份的尺寸不合、過於狹窄,但她還是會舉起被金銀色緞帶條紋環繞住的袖口,優雅的去整理胸前榮譽的緞帶軍徽章。


  ──而不是此時的兩手空空,穿著淺綠色的輕便洋裝與白色涼鞋,像個要去戶外郊遊的小女孩似的,在戰火所帶來的硝煙久未完全消散的時代之下;即使亞瑟不願意承認這套極其簡單的衣裝在厭戰號的襯托之下變得美麗無比。


  即使是現在,那畫面也時常會浮現在亞瑟的眼前:他引以為傲的厭戰號坐在船首,手中握著插在前頭的英國皇家海軍旗幟,將她那雙祖母綠般綺麗的眼瞳裡頭堅定的目光直直投向遙遠的彼方,彷彿對於未知結果的戰爭毫不畏縮似的,沒有半點恐懼。


  她的身影總是如此端莊大方,帶著一絲冷冽不近人情的氣質,她會在敵軍面前完美的展現出她高貴的皇室血統應有的驕傲,可又並非她姐姐伊莉莎白女王號睥睨眾生的不可一世,並且能夠適時的在各方面顯露她天生的聰明伶俐。


  天公作美的時候,陽光會灑落在她那頭淡金色的長髮上頭,令她與漆成純白的船身同樣給人一種閃閃發光著、神聖的視覺效果;海風吹過就像妖精的惡戲,她柔順的髮絲被撩起時會與銘刻格言「授予勇氣」的三色緞帶混雜在一起成為新的色彩,宣示著必然會帶領勝利回歸本土的預告。


  只是更多時候──是的,亞瑟還有許多尚未道盡的下文──她會回過頭,於天與海的交界線上,對著站在港口目送艦隊出擊的亞瑟,不像是其他過份青春洋溢的驅逐艦般站在船尾向她們的國家大人活潑的大力揮著手高聲道別,而是以無聲的唇語,對亞瑟這麼說──────




  「Goodbye,Arthur.」




  這次他親耳聽見了厭戰號溫柔卻又無法隱瞞住蘊含於其中悲情的嗓音。
  亞瑟明白,這會是他最後一次聽見她的聲音了。


  最期的出航中,厭戰號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踩著標準軍人一絲不苟的步伐踏上甲板,就像她即將面對的是七大洋上的第一戰線,而非遭到拆船商解體的屈辱命運;然而這次,她再也沒有在消失於海平面之前向亞瑟回眸一笑了。

 

 

 

 

 

  ──但是──

 

 

 

 

 

  「放心吧,厭戰號。我是不會讓光榮功成身退的妳那麼輕易的就被拆解掉的。」
  直到船支徹底消失在視野當中後,亞瑟才從身後抽出預藏已久的魔棒,準備在大海之上掀起一道大不列顛的奇跡!

 

  (以下取自厭戰號戰艦wiki)

  從日德蘭海戰中生還,在二次大戰中建功立業,而且熬過了兩次大戰之間削減海軍軍備的風潮之後,厭戰號戰艦於1947年獲得了最後一項勝利:她成功避免了被拆船商解體的屈辱命運。
  在前往拆船廠的路上厭戰號遭遇颱風而受損,不久後又掙斷錨鏈,在普魯士灣嚴重地擱淺,只好在原地花費幾年時間陸續拆毀。


  拆解工作最終於1950年完成,這艘拒絕屈服的戰艦終於迎來她的終結。


  厭戰號獲得了英國一些赫赫有名的人物的喜愛,其中不乏名留史冊的海軍將領,包括安德魯·坎寧安爵士。
  厭戰號成為一段傳奇,她的艦名成為威嚴與武勇的代名詞。

 

 

 

_

Fin.
  結果我還是wwww寫了wwww吼煩搞啥wwwww
  感覺丟下魔法攻擊以後亞瑟就跑回樸次茅斯海軍基地的乾塢找勝利號戰艦哭哭惹(ry

评论(4)
热度(5)

© Ame_ | Powered by LOFTER